伟大魔术师大卫
  紐思達簡介
  榮譽稱號
  案例精選
  律師視界
  黨建工作
  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 事務所介紹 >> 案例精選
 
“夫妻”先后被捕誰真正構成重婚罪
發布時間:2008-12-11
案情介紹:乙男結婚后與甲女相識,不久與甲女辦結婚并共同經商,數年后甲乙不和,甲女發現乙男尚有配偶,遂委托律師作為甲女的訴訟代理人向法院提起自訴,控告乙男重婚,2001年11月乙男因涉嫌重婚罪被逮捕,2001年12月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下達(2001)閔刑初字第199號刑事判決書,判決乙男犯重婚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乙男不服提起上訴,2002年4月,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下達刑事裁定書,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2002年8月甲女因涉嫌重婚罪被上海市閔行區公安局拘留,同年9月16日被批準逮捕,10月閔行區公安局作出(2002)閔公刑訴第539號起訴意見書,案件移送檢察院,律師又作為甲女的辯護人向檢察院提出辯護意見,2003年初,甲女獲無罪釋放。
律師分析和提示
刑法規定重婚罪的最高刑為2年,乙男刑期之所以被判足,除重婚時間長情節嚴重外,與其拒不認罪也有關。甲與乙結婚時已離婚,并領有離婚證,后為帶回孩子,又“技巧”性的提出與其前夫離婚,留下一判決不離的判決書,該判決書成為其被控重婚的證據,所幸保留完好的離婚證及其前夫到庭作證證明了甲的清白。由此可見特定法律行為會帶來相應法律后果,為某種目的而有意實施的虛構或背離實際的法律行為,應充分估計其可能存在的風險。
附: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書
(2002)滬一中刑終字第43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乙某,乙某因涉嫌重婚犯罪于2001年11月4日被逮捕,現羈押于上海市閔行區看守所。
辯護人某律師
原審自訴人甲某
訴訟代理人李強,上海市海峽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審理原審自訴人甲某指控原審被告人乙某犯重婚罪一案,于2001年12月10日作出(2001)閔刑初字第199號刑事判決。原審被告人乙某不服,提出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02年1月24日、3月21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乙某及其辯護人,原審自訴人甲某及其訴訟代理人分別到庭參加訴訟。經上海市高級法院批準,本案審限延長至2002年4月5日。現已審理終結。
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根據查證屬實的兩份結婚證、派出所的證明、*經銷部證明、乙某寫給甲某的《離婚協議書》等證據認定,被告人乙某與丙某系夫妻關系,并辦理了結婚登記。1988年,乙某與自訴人甲某相識后,乙某明知自己有配偶,卻仍與甲某商定,并由甲某持乙某任經理的*經銷部的證明,以乙某原妻已故,甲某與乙某1989年結為夫妻,因結婚證遺失為由,于1992年6月,至婚姻登記管理所騙取了結婚證。2000年4月,乙某因與甲某不和等因,而書面提出離婚。原審法院認為,被告人乙某明知自己有配偶而與自訴人甲某騙取結婚登記,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以下簡稱《刑法》)第258條之規定,構成重婚罪。依照《刑法》第258條之規定,構成重婚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上訴人乙某提出,其未犯重婚罪。辯稱:1、其未與甲某商定騙取結婚證,是甲某利用其提供的原應用于業務所需的蓋有單位公章的空白介紹信私自填寫內容后單方騙取了結婚證,對于甲某騙取結婚證一事其不知情。2、甲某拖欠其一大筆貨款,為了索回貨款,其受脅迫按甲某的要求寫下了離婚協議并郵寄給甲某。3、其雖與甲某有過不正當男女關系,但不構成重婚罪。
乙某的辯護人提出:1、甲某明知乙某有妻子且自己也有丈夫而與乙某非法同居并改變自己的身份戶籍,甲某不是本案的被害人,不具備自訴人主體資格,無權對乙某提起重婚控告。2、乙某未在原審法院轄區內居住滿一年,原審法院對本案不具有管轄權。3、乙某未與甲某一起騙取結婚登記,也未同意與甲某辦理結婚登記,直到甲某提起自訴時,乙某才知道甲某單獨騙取了結婚證,現該結婚證已被發證機關撤銷。原審法院認定乙某法律重婚是錯誤的。4、乙某并未與甲某以夫妻名義公開同居生活,不構成事實重婚,雙方的關系實是非法姘居。5、即使乙某構成重婚罪,原審判決也量刑過重。
本院二審期間,上訴人乙某及其辯護人提供了下列證據材料,其中部分證據材料與一審時提供的相同。證據略
原審自訴人甲某稱,略
甲某訴訟代理人意見為:1、重婚案件的被害人包括受欺騙而與重婚者結婚的人,自訴人甲某根本不知道上訴人乙某的原妻健在、甲某也已與其前夫在民政部門辦理了離婚手續。上訴人乙某及其辯護人提供的用以證明甲某明知乙某有妻子的證據材料都是傳來證據,不具有直接的證明力,不足以證明甲某不是被害人,不具備自訴人的資格。甲某以自訴人身份提起訴訟完全符合法律規定。2、原審法院對本案有管轄權。3、乙某寫給甲某的信件、有關照片足以證明乙某重婚的主觀故意;乙某所在單位的介紹信、結婚證、離婚協議等足以證明乙某實施了重婚的客觀行為。甲某指揮乙某犯重婚的證據充分,能形成一個完整的證據鏈。原審法院判決乙某犯重婚罪,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充分。4、上訴人乙某從客觀上明知自己結過婚還與自訴人甲某結婚,且重婚時間長達數年之久,這是對國家婚姻制度的公然對抗,其犯罪情節已屬嚴重。原審法院判決體現了“罪行相當”的原則。綜上所述,應維持原審判決。
本院二審期間,自訴人甲謀提供的證據材料主要有:1、甲某與其前夫的離婚證,用以證明甲某與前夫已登記離婚;2、村民委員會出具的證明,內容為就甲某與前夫的婚姻曾出具過內容不實的證明。
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審判決被告人乙某犯重婚罪的定罪證據有:乙某與丙某的結婚證,派出所證明,證實乙某與丙某系夫妻關系,丙某至今尚健在。2、乙某與甲某的結婚證、*經銷部出具的證明,證實乙某、甲某于1992年6月領取了結婚證。3、乙某寫給甲某及甲某的子女的書信,有關照片,證實甲某在辦理結婚證時,乙某是明知的并經共同商定,乙某對甲某以“夫”“妻”相稱,對甲某的子女以“爸”“繼父”相稱。4、乙某寫給甲某的《離婚協議書》,證實2000年4月,乙某因為與甲某不和等原因而提出離婚。
另查明:1、甲某為1958年月日出生。2、2002年1月24日,乙某當庭供述,為了做生意的需要,甲某向他人介紹其為丈夫時,未予否認,甲某也逼其說過等。3、2002年3月21日,證人甲某的前夫當庭陳述,其與甲某已登記離婚,還辯論了離婚證上的簽名真實。以上事實有甲某一審期間提供的身份證復印件、被告人乙某的供述、證人的證言等予以證實。
本院認為,上訴人乙某在本案中的行為構成重婚罪,依法應予處罰。乙某關于其對本案所涉結婚證一事不知情,受甲某脅迫寫下離婚協議,其未犯重婚罪等辯解,與本院查證屬實的證據所證明的事實不符,本院不予采納。對于乙某的辯護人提出的辯護意見,本院認為,自訴案件的追訴與否國家已將決定權賦予自訴人,只要具備起訴的形式要件并提供與指控的犯罪事實有充分證明關系的證據材料,人民法院就必須受理,至于受理是否滿足自訴人的主張,則由人民法院進一步審理。本案審理期間,甲某提供了書信、照片、乙某所在單位出具的介紹信、乙某書寫的離婚協議等證據,證明乙某明知自己有配偶,卻與甲某商定騙取結婚登記,并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直至2000年4月提出離婚。原審法院據此認定乙某觸犯《刑法》第258條之規定,構成重婚罪,定罪正確。乙某及其辯護人提供的與乙某和甲某有利害關系或關系不明的人員出具的證明、談話調查筆錄等,從內容上看,均不能直接證明甲某明知乙某有配偶而與乙某登記結婚。本院二審期間,甲某提供離婚證、證人當庭作的證言,直接證明了甲某與前夫已離婚。因此,乙某的辯護人關于甲某不具備自訴人主體資格,無權對乙某提起重婚控告以及乙某不構成重婚罪的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甲某的訴訟代理人關于甲某以自訴人身份提起訴訟完全符合法律規定的意見,本院予以采納。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24條規定,刑事案件可以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轄。該規定對被告人在居住地的居住時間沒有必須滿一年的限定。因此,原審法院對本案有管轄權。乙某的辯護人認為乙某在閔行區居住時間不滿一年,原審法院無管轄權的意見,本院不予采納。重婚犯罪是對我國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嚴重破壞,有較大的社會危害性。甲某訴訟代理人關于乙某重婚時間長達數年之久,公然對抗國家婚姻制度,犯罪情節已屬嚴重,原審法院量刑適當的意見,本院予以采納。綜上所述,原審法院根據本案上訴人乙某犯重婚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及對社會的危害程度等,依照《刑法》第258條之規定,對乙某的定罪正確,量刑并無不當,且訴訟程序合法,應予維持。上訴人乙某的上訴理由,與本院查證屬實的證據所證明的事實不符,其辯護人的辯解和辯護意見,與法相悖,本院不予采納。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89條第1項之規定,裁定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關于我們 | 紐思達論壇 | 聯系方式 | 設為首頁
版權所有 上海紐思達律師事務所 Copyright © 2008 NEW STAR LAW OFFICES
地址:上海市徐匯區蒲匯塘路11號博大大廈705室 電話:(8621) 34241002 34241005
傳真:(8621)64698970 滬ICP備05005805號
伟大魔术师大卫 知聊一样能赚钱的软件 小狗赚钱怎样登录 哪种看新闻赚钱又快又多 欧陆风云4大明后期怎么赚钱 收快递网点赚钱吗 女士精品店赚钱吗 现在什么行业才能赚钱最快 足球公司如何赚钱 投资模具厂赚钱吗 如何用500元赚钱之道 梦幻西游二开赚钱最快 淘宝买pos的怎么赚钱 投行最赚钱 拍抖音短视频是不是可以赚钱 能赚钱的广告平台 手机游戏天龙八部怎么赚钱